第十七窑/The seventeenth firing

二月 11, 2021
editor

屠苏夜话

作者:马 卓

摄影:徐 莹

 

《 除 夜 雪 》

 宋 · 陆 游

北风吹雪四更初,嘉瑞天教及岁除。

半盏屠苏犹未举,灯前小草写桃符。

【1】跨年烧

2019年接近尾声,在歌乐山上一处曲径通幽的院子里,堯空间正在筹备着一次柴烧,一年一度的跨年烧颇具仪式感。窑火从岁末烧到新年初,在极具仪式感的节日气氛中,大家围坐在窑炉跟前,欢声笑语,辞旧迎新。

歌乐山小径

 28号下午,我们一行人带着自己的作品从学校出发陆续来到歌乐山,把各自的作品摆到置物架上,开始安排第十七窑的烧制计划。这个由两栋房屋和一排长廊围成的院落便是尧空间——制陶者尧老师日常生活的居所。她喜欢早晨起床,给屋檐下的鸟儿备下食物,那只叫小熊猫的狗在她身边绕来绕去,撒娇式的轻舔她的衣角,一个人安静的享受在长廊上喝茶看书,专注做陶的时光,享受着孤独。

等待装窑的作品

正在做准备工作的尧波

尧老师身骨瘦小,留着齐刘海,发梢刚刚盖住耳朵。穿着夕阳红色的大筒裤,一身行动起来灵活方便的休闲装,干活到投入的时候还会用一个发箍将刘海儿撩到头顶上去。她与我们谈论的时候通常是和善的,可能是女性自带的一股柔情。但在表达自己的观点时,她又总是眼眸深邃,思路清晰,异常坚定自己的立场,像窑炉里的一把烈火。她也会很骄傲的给来访的客人朋友介绍她书柜里珍藏的书,都是她平日里偏爱的,基本没有教学式的专业书。当我们一群学生在她家里的时候,无论是烧窑还是做饭,她都希望我们能参与其中,自给自足,在劳动中实现对自我的认知,甚至找到一丝乐趣。

商量装窑

在一阵作品的观赏和筛选之后,很快,我们便投入到装窑前的一系列准备工作中。这是一个很典型的横焰窑,尧老师的每一次柴窑烧制的探索都会根据之前的经验以及学习考察中获得的经验进行调整、创新。在她的建议和指导下我们开始清洗窑炉,刷高温耐火的隔离剂在硼板、立柱上,用面粉、乳白胶、高岭土、铝粉做支钉,并且将几方松木进行大小、粗细分类,以便烧的过程中不同的火候需要不同的木柴。之所以选择带皮的松木材质,因为油脂重,柴灰釉会更有温润感。还制作了4组温锥盘分别放在窑内两侧的四个窗口,以便及时了解窑内的温度。

做支钉

烧窑的松木

 

【2】火之舞——火的脾气

大约在五点左右,开始装窑了。窑内可以用硼板搭三个方块,每方最高可达五层,但如果有过于高大的器物就会占好几层的空间。大的、薄的器物放在离火远的位置避免受不住猛火的摧残,小的、厚的器物放前面离火近的地方,在装窑的过程中需要又细又慢的进行。器物摆放在窑内不同的位置受到火的影响不同,烧出来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效果,这也是柴烧最有趣味的地方,它总能给人带来惊喜,像是去火海中旅行了一趟回来,带给我们意想不到的大自然馈赠的痕迹。

装窑过程

装窑过程

装窑过程

这一窑我们一共装了268件作品,目标温度是1300度。29号凌晨12点开始点火,摆好灶台,供上香火,大家围在炉火前共饮一碗煮酒汤,虔诚的祈祷,希望新的一年红红火火。这次的第一阶段预热计划在12小时内达到150度,第二阶段烘烤,在9小时内达到300度。第三阶段升温,12小时内升到960度。然后在接下来的18小时内储蓄升温达到1300度,在第五阶段保温在1260度到1300度之间18小时,然后进行强还原。整个过程需要连续烧72小时,每天三个轮班,第一个夜晚是崔老师和蒙蒙、李林蔓。第二天早上八点,我和艾珈就去接班了,下午四点,覃飞和徐莹上线一直到12点,然后夜班的崔老师他们又开始新的一夜。

烧成计划

杨腾飞正在投柴

崔老师是一位做紫砂壶的民间艺人,他因为工作习惯在夜间激情发挥,一到晚上他就精神抖擞,自然就成为我们最合适的夜间守窑人。

崔老师做的紫砂壶

31号是旧年的最后一天,大家都沉浸在对新年的期待中,忙碌着,欣喜着… ..

从早上8点开始,大家都陆续起床开始劳作,守夜的人去休息。厨房开始有了温度,玉珏是这个厨房的掌勺人,穿着一件特制的歌乐山厨王的衣兜,做菜的时候还会放起音乐,总是沉浸在厨房里默默地付出给院子里的朋友们创造热气腾腾的美味佳肴。对于吃饭的人而言一日三餐可能只是一个时间节点,而对于玉珏来说,这一天就像一片混沌的整体,早饭结束没一会儿,就要开始准备午餐了。多人的午餐终于结束,他休息片刻又要开始忙碌晚上的正餐。他享受着对每道菜和制作工序的把握,每道菜用气质相符的容器装盘,摆放在木制长桌上,我们围坐一圈品味着这一席色香味俱全的晚餐,是在歌乐山上劳作一天最大的满足。

等待处理的腊味

做晚饭

开饭咯

 

【3】“把酒话桑麻”

正逢元旦假期,白天来山上拜访的老友很多,想必都是为这一团窑火而来,成群结队的一拨又一拨,给院子里增添了不少人气。瑛豪和几位朋友帮尧老师把院子里的腊梅修剪了枝丫,以便它明年更能长势喜人,剪下的腊梅枝丫再经过修剪插放到院子里的各个角落,增添了几分冬日的生机。在腊梅的暗香中,在窑火前劳作的人来来往往,火势也随着薪柴的质量逐渐变化,打开炉门,火焰在氧分的催化下跃然起舞。劳动一会儿后,伴随着投柴的节奏,我们在柴窑前围坐成一圈,聊起了各自的近况。

 

这里的每个人都在寻找更好的自己,无论是学业还是事业,或是爱情,都是我们的生命话题。作为学生的我们,有着各自的学习使命,又因柴烧而聚在了一起。我们用一把从日本淘来的据说已有百年历史的壶,煮上白茶,茶香缭绕着整个院子,大家逐渐放下了心中的压力和疲倦,融入到和谐的谈笑声中,真诚地交谈着内心的想法,在你一言我一语中消散了成长的困惑与不解,彷徨与纠结。当你投柴时偶然看见那窑口中喷出的火舌,闪烁舞动着,永远不会停止,仿佛在用它自己的语言传递着力量,激励着人们坚持自我的探索,不要轻言放弃。在这群如师如友的朋友中,你或许会发现别人,也更能发现自我,甚至像获得了新生一样,又对新的一年的自己,满怀期待。

 

【4】“月上柳梢头 ”

小张哥是我们当中的大师兄,已经踏入社会多年,但每年元旦都会回到歌乐山跟尧老师一起举办跨年烧的活动,他身旁的漂亮妻子珍珍姐就是几年前在这里参与跨年烧时一见钟情。这样一场为期4天左右的劳作过程可以让两个有缘的人从相知到相识,再到后来的相恋。今年已经走入婚姻殿堂的他们,每当走进这个院子都感慨仿佛还在昨日。我们在新年的第一天晚上为他们举办了一个新婚仪式,小张哥胸前挂着大红绣球,珍珍姐头戴花环,在窑炉前,我们的见证下,高杯举起,拜堂成亲。她说“可能以前我们总会期待自己变成理想的样子,现在会觉得眼前的自己就是最好的模样,每一天都很安定。” 尧空间让他们不忘初心,为工作忙碌了一年又回到这里,感受窑火的洗礼。他们说火与器皿的关系就像太阳与我们的关系,是生命的源起之处,每一次的燃烧对我们而言就像朝圣一样,可以让自己找到更好的状态。

曾珍在为大家泡茶

为小张哥和曾珍举办仪式

 

我们始终坚守一颗积极生活,勤奋好学的心和专注的态度勇敢前行。

 

【5】出窑

持续燃烧七十二小时后便不再往窑内投放薪柴,待熄火后炉内温度下降,我们一行人便下山了。回学校两天后,尧老师不时的关注温度下降的情况并微信告知我们。三四天后,当温度只有70来度的时候,我们相约一起上山,准备开窑啦!

烧成照片

 

尧波 | 作 品

 

学 生 | 作  品

 


上一篇: 下一篇:
渝ICP备170084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