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窑/The twentieth firing

二月 13, 2021
editor

第20窑 | 跨年烧 – 番外篇:日常博物馆

周昊  2021年1月27日

空间创建于2012年,空间位于重庆市中心和大学中间的歌乐山之上,是一个城市环境下的桃花源。8年中,在这座由破旧民房改造成的制陶空间里,无数的泥土被赋予形象,由纯净的窑火转变凝固为永恒的瞬间。这里成为尧波日常生活,艺术创作和教学实践的场所。在2020年末,笔者有机会从不一样的建筑学角度来参与并记录这次烧制陶器为主的跨年烧。

记录者:周昊

英国伦敦皇家艺术学院建筑学硕士在读,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建筑学学士。
不会拍照的扒蒜小妹不是好的建筑系学生。

参与者:空间成员

笔者序

在研究生的二年级,我选择在ADS10组中学习,今年探索的话题是原始建筑-日常博物馆(Savage Architecture – Museums of the Everyday)。在现代语境下,重新探讨博物馆的意义。尝试挑战和去除博物馆传统的制度化概念。这样僵化的架构让表演和人的日常生活无法在博物馆中发生,博物馆成为陈列“死物”的场所。课程的目的是探索和挑战博物馆与日常生活的边界。假期去景德镇学习陶艺的经历让我开始接触陶瓷,偶然的机会又让我了解到在重庆有这样一群热爱着陶瓷的人,在日常中通过烧窑来探索着陶瓷之于他们的意义,通过这样的集体活动来探索人类最本源的生活和生产,材料,教育,环境的关系。一种新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其中被建立,我将这个烧窑的集体活动作为研究生二年级的项目研究背景。由于这场席卷全球的疫情,学校改为网络授课,让我有条件参与这场烧窑活动。尧波老师秉承着认为空间是差异的共同体的想法,欣然答应了我来参与跨年烧的活动的请求。作为建筑学学子,对陶瓷制作基本知识基本为零的学生,本文将从日常博物馆的角度去记录跨年烧,按时间发展顺序记录我的一次难忘的,深受启发的生活经历。

 

建筑空间

歌乐山上的菜地和民居

下飞机后,被冷的有些凌厉的风吹得清醒了些,重庆今日的天气是潮湿,雾蒙蒙的,从温暖有暖气的地方来的我,觉得自己的脚变成两块冰砖。和尧波老师打过招呼后,让我随意得记录我想拍的。可能是大家都是同龄人而且都在忙的原因,大家似乎都很自然地接受了我一个奇怪的陌生人。等真正到了这个陌生又有点熟悉的环境后,上蹿下跳的迫不及待地记录了承载活动的这个空间。

从村庄大路走进空间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桃花源记》

从村庄大路走进空间的空间体验十分神奇,这里宛如《桃花源记》中描绘的那个桃花源一样。从原本在村庄比较宽阔,可以看得到群山的宽阔视角,走着走着视野慢慢变窄,穿梭于树木和周边的石头小房子之间,蜿蜒曲折的小路引人到达一扇隐于山林间的小门,门的后面又是另一番宽阔空间。

周围山体形成的高差限定了院落空间

围绕着院子分布着不同的生活区域

柴窑从外向内拍摄

柴窑从内向外拍摄

尧老师对于整个空间体验的描述非常有趣,而且对我非常有启发。她认为柴窑像是子宫一样,我们虽然不会再有回到母体的机会,但是这个窑却可以带来相似的感受,它给人带来温暖,对由泥土形成的物件一次又一次的新生。同时在没有烧制作品时,这个窑内部的空间宛如圣殿般。当人处于内部时,昏暗的光线,被限制的视角让人冷静沉淀下来,仿佛进入一个小黑盒子空间内,偷偷得从小口中窥探观察外界发生的事。这个柴窑里面还有空间,有后方的小室和前部的大空间。柴窑被屋顶遮蔽,被空间承载,既而被周边的环境包裹,形成了这样一层又一层的套叠关系。

两层居住空间

室内的工作室空间

 

2020.12.30

一起准备做支钉的材料

泡茶

刚到空间的时候,大家各司其职,在室外待了一阵子的我看到大家冻的红彤彤的萝卜手,和逐渐麻木地四肢末端,逐渐对重庆冬天的魔法攻击有了实质的了解和体验。真正与大家开始破冰聊天的时候,是小林哥煮茶的时候,分给了一个小的茶杯,并且告诉我可以记住自己用的小杯子,暖暖的茶水入口后,给有点发抖的身体补充了些能量。被大家随和轻松的氛围感染,慢慢融入其中。了解到大家都是尧波老师带的研究生或是带过的本科生,毕业又回来一起参加跨年烧的活动。

大家在讨论怎么装窑更合理

后窑室装好的大满的作品

等待下锅的黄辣丁

藏在生活各个小角落的柴烧作品

蒙蒙和姝霖在打扫落叶

晚上是欧阳主厨带来的江西菜

晚些时候尧老师开始装前面的窑室

小林哥从小竹林砍了竹子做了吹筒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丰盛的晚餐

女孩子的睡觉区

像月球表面的陶瓷灯

欧阳主厨的晚餐颇具江西特色,里面有一道菜是杂酱,有一个神秘的配料是蒜的根须。空间的大家仿佛给这么多人做饭都习以为常,各个拿起铲勺就上了,虽然偶尔会遇到锅太小,放的菜太多有点炒不动,电磁炉的火力小等等的问题。但大家在厨房的时候都一起协作,准备出了可口的饭菜。晚饭有大盘鸡,辣炒丁,韭菜炒蛋等。晚饭是盛睿洗的碗,他说自己可能没办法做菜,但洗碗还是没问题的,每个人都做自己力作能及的事吧。晚饭后,装窑继续进行,偶尔轮换着回到屋内围坐在小火炉旁聊聊天,喝喝茶。在聊天过程中,知道崔老师是专门做紫砂壶的匠人,人非常可爱随和,喜欢吃甜食。

天黑之后,陶瓷的灯具散发出它的美丽,微弱的厚度变化显现成深浅不一的阴影。之前陶瓷在我心中可能之间走出了一个脆弱高贵的形象,在空间,陶瓷是在生活的各个角落的,是日常的。而且在短短的一个下午晚上的接触后,大家的关系通过简单的劳作而建立起来,老师似乎也不是那个传统印象站在讲台上的教导者,而是一起做事,一起吃饭的长辈,朋友,在身体力行中带动每个人。到了晚上,到了女生休息的房间,大家睡在一个大通铺上,第一日就仿佛还沉浸在刚接触新环境的紧张激动的情绪里就睡着了。

2020.12.31

下了稀稀拉拉的雨

装窑接近尾声

在早上9点前,小慧姐已经起床去给大家做早饭了。早上就在崔老师的手机铃声,恭喜发财中开始了。等我抱着相机下楼时,大家装窑已经接近尾声了。下起了稀稀拉拉的雨,天也雾蒙蒙的。

小林哥和慧儿在挑肉

和小林哥,慧儿,孙睿一起吃了重庆小面

拎着大包小包回去了

早上10.40,小林哥,谢慧,孙睿和我出发去菜场了。从空间出来的小路上沿路的小树挂满了黄灿灿的橘子,房子是用很有特色的石头做砌体维护材料的。周边有一家养了两条大黑狗,响亮的叫唤声把我彻底吓醒了。我们需要去歌乐山的大菜场购置食材。到了菜场先是被门口花花绿绿的棉衣棉裤棉鞋晃花了眼,小林哥说孃孃都穿这些,可暖和了。深感只穿了单裤的腿没办法抵挡山上的寒冷气氛,我,也想拥有一条棉秋裤。慧儿和孙睿帮我和孃孃砍了一些价钱,让我拥有了一条之后陪伴了我重庆一个旅程的秋裤。因为今天是点火仪式,人会来很多很多,所以需要准备很多人吃的,我们买很多的菜,大家一起挑菜,讨论要做什么菜,让我有像是临时待在一个大家庭里一样。回来坐车的路上聊了聊身为学生都会烦恼的论文写作,谢慧是读设计学的研究生,孙睿刚从南京艺术学院研究生毕业,慧儿提了提在论文开题遇到的烦恼,我们就刷抖音这个现象各自聊了自己的看法。快到门口的时候遇到求助的村里人,摘菜的时候把手划伤了,我们给了她创可贴。

买的红薯芋头放在炉边烤着吃

下午开始劈柴了

一起准备封窑泥,加稻秆防掉落

砍了芭蕉叶做底,一起包抄手

小林哥剪花枝来准备插花

大家一起叠千纸鹤来写新年愿望,准备点火时投入

一些不能到场的人儿通过视频通话的方式加入

准备好点火的柴

我们把买的红薯,芋头,小土豆放在火炉边等它们煨熟。这雨滴滴答答的下个不停,大家都开玩笑说每次点火开窑时,都必会下雨。参加点火仪式的人也慢慢来了,大家都会带点吃得来。四点多的时候,小林哥和蒙蒙开始劈柴了,抗来了两位神器,先用转的锯子切成段,再用另外一位劈成细柴。劈完的柴大家一起传递到窑门旁。大家都在为了晚上的点火仪式努力准备着,一些人准备饭,一些人劈着柴,大家热火朝天又有条不紊得各做各的事情,来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有些是川美学校的老师,有些是尧老师的朋友等等。一些人围坐在八仙桌旁一起折千纸鹤,准备开窑的时候投入窑火之中,许一个新年愿望。

大家共饮一大碗酒

记录点火的时间

玉珏开启烧烤摊,大家围坐在窑火前

快到晚上10点了,大家封上了窑门,准备好了点火的柴,温好了酒,给远方的朋友架好了手机打着语音电话,手上都拿好了许愿纸鹤,围在窑门口成了一个圈。尧波老师端上一大盆酒,说我们要进行一个烧窑前的传统仪式,参与的大家共喝一碗酒,一些能喝的男士主动站到了最后承担了大部分的酒。到了十点十分,点上了火,大家开始投自己的新年愿望纸鹤,之后尧老师在黑板记录了点火时间,并且开始绘制第二十窑的烧制曲线。欢声笑语的热闹过后,大家围坐在窑火边,玉珏开始摆出了烧烤摊,提供着夜宵。煨着小酒,聊着夜话,到了零点时,大家互道新年好!发着自己的朋友圈。之后夜深了,来参加活动的人逐渐散了。由于窑内的温度需要一直有人监控着,需要人轮流值班看着。第一夜由崔老师,杨腾飞,盛睿,郭琴,宗明慧,大满,柠檬一起守夜。

2021.01.01

一根粗壮的木头燃着保温

马卓今天是主厨,带来了好吃的湖北特产鱼饼

大家围坐在炉火前讲着趣事

堆积成山快将人淹没的木柴

集体午餐

新年的第一天,天气一反常态,竟然放了个大晴。开始端起我的相机开始拍照的时候,大家早就已经劳作了一个上午了。看到堆积成小山的木柴,我好奇这些木头的来处,尧老师告诉我这些木头都是来自璧山旧木材市场的,现在很难再找这么粗壮的木头来烧了,这些都是拆迁老房子留下的木头材料。我觉得这是很奇妙的一件事,旧时的一些记忆仿佛在窑火中转变为一种新的形式,以草木灰釉的方式附着在陶器上,重生来世上。这些木柴燃烧成的灰烬落在坯体上,在高温下形成温润,富有质感的自然灰釉。

中午由马卓主厨,她带来了湖北老家的鱼饼,很鲜美,吃的到鱼味却又不见鱼。渐渐的人也多了起来,有老师带了家里的孩子来玩,他们在院子里追逐打闹疯玩。来的客人都围坐在窑门口聊着天,有人抱怨着在网上坦言指出一些不平事却被禁言,诬陷;有人分享着最近新研究的生态艺术知识。大家在温暖的窑火前,畅所欲言,聊着各自的见解。在闲聊时,尧老师还是一直注意着时间和窑内的温度。

用红酒杯喝可乐的腾飞

人慢慢来了

围炉畅谈

下午的人多了起来

姝霖给盛睿放松下酸痛的肌肉

小孩子对于参与劳作充满了热情

晚饭的汤放在火炉上炖

丰盛的晚餐

新一轮的讨论

窑火中的坯体

下午时,太阳更明媚了,小熊猫趴在小院子里昏昏欲睡,热闹的时候有,有新来空间的人问这里平时是干嘛的,尧老师回复到,这里是她的工作室,现在这样热闹的时候其实是少见的,只有烧窑的时候,多数都是独处的时间,她觉得手艺人是需要独处思考的。小孩子们对劈柴砍柴这些新鲜的食物充满了好奇,不禁争着抢着参与其中。因为厨房的灶台只有两个,汤锅被端去窑前的火炉上炖着了,柴窑那俨然变成了个厨房分部,在晚间时,窑内的温度达到了510度了。晚上的菜有酸辣蕨根粉,麻辣牛肉,杂酱,豌豆炒玉米,云南菌子炒腊肉,猪蹄,雪菜鸡蛋,白菜芋头肉丸汤,饭后又是围坐着炉火边边投柴,边聊天了。我和尧老师聊到她对博物馆的看法时,她说她不喜欢去博物馆,旅游去新地方也不会想去,因为觉得那些物件脱离了它存在的那个环境,被孤零零得摆在洁白的台面上,她不喜欢那些地方,也不喜欢那样物品被用作讲述国家发展的物质承载,被赋予过多政治意义。尧老师在发表自己的观念想法时,眼神会一扫日常平善柔和的眼光,变得锐利和坚定,让人印象深刻。之后小林哥知道腾飞和管永双在荣昌发展时遇到的阻力,根据自己的经验来分析和给出自己的看法。空间这样的一个场所,提供给各种各样的人一起交流的机会,老师说大家是差异的共同体,在这样聊天交换想法时,了解到不同行业的人的看法,这样人的视野也开阔了。孙睿也吐槽在南艺仿佛就没有这样一个地方可以交换想法,聊天的场所。一天的生活又这样很快度过了。

2020.01.02

尧老师端着午餐的面

新的一天 新的劈柴

烤辣椒

邓爽在分享着自己的经历

开窑门的欧阳

尧老师在指导郭琴如何记录温度曲线

斧头的头和身子已经分离了

不出其然的在我起来时,大家早就开始了一天的劳作。大家还是继续劈柴,运柴,码柴。此时的温度已经升到了最高温1200度左右了,到了很关键的保温阶段。这是决定表面材质,颜色很重要的时刻。每次木头投入,在1100多度的时候化成灰附着于坯体之上,这个保温阶段会烧制28小时,不断的升温降温,产生不同的釉面效果,在颜色,肌理,层次,气氛都会有不同的差别。这样不同的效果取决于升温降温的速度,用的木头种类,用的土的种类,在窑的位置等等。在不断研究探讨实践中,记录员能慢慢地了解如何掌握烧柴窑的诀窍,这个记录员是轮番着承担的,教育就在这样日常实践中进行着。这里参加的人有些是有自己的柴窑的,有着自己独到的观察方法的,在大家不断交流和探讨中,会各自丰富知识,并且调整偏差。中午吃面时,郑爽分享了自己的经历,才知道她是布依族的人。她和家人是如何去寻找传统手织的布料她们族人的传统节日习俗和神话是什么。与此同时进行的是叫花鸡的准备,玉珏处理和腌制整只鸡,小林哥砍了芭蕉叶来代替荷叶,对于裹鸡的泥陶艺家们的要求也是很高的,先是揉泥,再拿工具拍平。裹好再放到火外素烧下,再放入窑里面烤。

尧老师和小熊猫

覃飞在准备裹叫花鸡的泥片

正在素烧的鸡正宗

难搞的大樟木

可爱的小客人

投柴

欢乐的晚饭时光

凡尔赛红酒边投人瑛豪

思考人生边投人姝霖

叫花鸡出炉了

从下午开始,劈柴的几位瞄上了去年就没劈开的一个大樟木树桩,之前钉进去的铁钉都没把它挣开,树里面的纤维错综复杂,小林哥,蒙蒙,瑛豪合作准备把它这次解决。其中的居民,一只大蜘蛛不堪其扰,主动跑出来溜了。晚上时,和玉珏聊了下他的迷茫,他想研究的方向,又了解到管永双是怎样出学校环境后如何发展自己的工作室,从原本腼腆的性格到后来斩妖除魔的状态,聊他如何和周围居民相处的,如何入世。短短的几天让我已经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了解了他们的经历后让我视野也开拓不少,不仅局限于建筑的角度。

2020.01.03

进行了41轮的降温升温

周围居民劳作互相喊话

腾飞在浇碳酸钾溶液

瑛豪,玉珏和蒙蒙在封窑门

崔老师在封边投口

试图拿泥补救燃起来的火

窑火

窑神现身于火焰之中

孙睿分享她在南艺的作品

我分享我的课题

尧老师和窑火

上午旁边菜地种菜的孃孃们使用大嗓门喊话来聊天。大家还是持续的投柴。等中午过后,就是要封窑门,到强还原的阶段了,之后就等着窑自己慢慢降温。玉珏用打火机打着了从封好的窑门缝隙冒出的黑烟,一下子窑火非常直观得展现在我们眼前。之后是我和孙睿的分享会了。尧老师叫上了她的所有研究生一起来山上听,孙睿是他们的学姐,在南艺读完了研究生,这次是分享所有她研究期间所有的实验作品,每个都讲述了从前期概念,到材料试验,到最后展示各种各样的材料实验都十分有趣。之后简单的吃了个饭之后,大家各自下山约好之后开窑见了。

2020.01.09

新出炉的作品们

千锤百炼后的手套

五彩斑斓的灰釉

大家在一起欣赏

窑壁留下的彩虹釉

打磨作品,去掉支钉

作品都摆在院子中间

大家约定了9号一起开窑,在正式检查所有作品之前,是必不可少的清扫整理环节,从窑里面打扫出来的草木灰堆在肥料里等着被再次使用。等到百抓挠心后,终于等到可以清洗所有作品的时候,一切进行的都非常迅速。此起彼伏的惊叹声一直没有停过,只能听到哇,好美啊,这是很难烧出来的紫色,这个竟然还泛着金属的光泽,这个像是月球表面一样等等。小林哥提醒我记录每一个作品所在的位置,方便之后分析不同位置带来的可能不同效果。大家有的帮忙一起打磨支钉,磨壶盖口,我负责照相来记录每一件作品。后面陆陆续续又来了些客人,尧老师蹲在院子的地上一件一件的观察和品味,大家有些还希望下次可以再来一次,就在这样憧憬和满足中结束了这次短暂又深刻多彩的经历。

尾声

这次的记录可能和往期不太一样,是由我一个建筑学学生的角度去写。所以对于烧窑本身技术性的描述很少,因为最吸引我的是其中人与人的关系,这种有趣的集体生活方式,所以在标题里提到这是作为番外篇存在。这样的生活神奇的是陶瓷作为媒介,烧窑这个活动让我们这些参与者在短短的几日形成一个差异的共同体。我们通过它一起生活,一起协作,结识了新的朋友,老师身体力行中教导了学生,交流对社会问题的看法,也听过有的人讲述他在探索路上的迷茫,有的人分享了她的学习收获。短短的几天经历很快过去,大家各自又回到各自学习工作的环境中,而又是正是这日常中的重复平凡衬托出集体聚会活动的精彩开心来。烧窑活动的工作很繁重,所以我认为烧窑是点燃集体生活的集体习俗活动。因为这样集体生活方式与我日常在城市中体会的生活过于不一样。参加这次的烧窑活动让我开始重新思考,人与生产,人与基本元素(泥土,火焰,水,风),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们的生活方式是否可以存在这样集体互帮互助的新形式?家庭的定义是否还只局限依赖于血缘连接吗?在这样的生活方式里如何平衡个人生活和集体生活?陶瓷还是那个金贵高高在上的艺术品吗?博物馆还是只能作为一个存放“死物”的冰冷空间吗?这些都是我们需要思考和实践的。

第二十窑作品

尧波作品

学生作品

烧窑名录

2020.12.30

装窑人员:尧波,林兆乐,崔健,于瑛豪,谢慧,孙睿,李姝霖,周昊,程伦蒙,王玉珏,马卓,盛睿,欧阳炜芸

买菜人员:欧阳炜芸,崔健,李姝霖

烧饭:欧阳炜芸,周昊,盛睿,谢慧

洗碗:盛睿

2020.12.31

装窑人员:李姝霖,于瑛豪,崔健,盛睿,欧阳炜芸,孙睿,林兆乐,谢慧,周昊,尧波,程伦蒙,马卓,李林蔓,吕梦玲,张戈,希希,王琼,邓爽,张渝萍,吴巍,王紫,杨重君,王玉珏,陈琳,曾途,郭琴,宗明慧,何京,胡克,胡克,杨腾飞

买菜人员:林兆乐,谢慧,孙睿,周昊

烧饭:王琼,孙睿,谢慧,邓爽,林兆乐

洗碗:孙睿

守夜人员:崔健,杨腾飞,盛睿,郭琴,宗明慧,大满,吕梦玲,柠檬

2021.1.1

烧窑人员:尧波,杨腾飞,李姝霖,程伦蒙,欧阳炜芸,邓爽,马卓,周昊,林兆乐,于瑛豪,孙睿,崔健,谢慧,王玉珏,盛睿,刘骁汉,杨姐,刘岩,靳立鹏,蒋萌,吴春燕,靳麒,查红梅,陈冠,陈思璁,周晶,樊军,谢亚平,程琦,杨程依,刘砚中,管永双,徐惠玲,希希,张戈,杨小洁

买菜:马卓,于瑛豪,邓爽,欧阳炜芸

烧饭:(中)马卓,周昊,欧阳炜芸;(晚)王玉珏,谢慧,孙睿

洗碗:(中)吴春燕;(晚)盛睿,周昊

2021.1.2

烧窑人员:尧波,盛睿,李姝霖,王玉珏,程伦蒙,欧阳炜芸,林兆乐,谢慧,于瑛豪,李林蔓,郭琴,吕梦玲,覃飞,邓爽,孙睿,周昊,崔健,袁梦雪,牟双渝,徐红,张振伦,张戈,马卓,陈美桦,李敏敏,蒋萌,张培慕,杨腾飞,管永双,谭忠诚

锯柴人员:于瑛豪,林兆乐,程伦蒙,李姝霖,孙睿,杨腾飞

买菜人员:王玉珏,程伦蒙,于瑛豪

烧饭人员:(中)王玉珏,邓爽,谢慧,孙睿;(晚)王玉珏,欧阳炜芸,李林蔓,袁梦雪,牟双渝,马卓,覃飞

洗碗工:(中)孙睿,谢慧;(晚)李姝霖,郭琴,吕梦玲

2021.1.3

烧窑人员:尧波,于瑛豪,杨腾飞,李姝霖,崔健,管永双,欧阳炜芸,盛睿,孙睿,王玉珏,程伦蒙,林兆乐,周昊,谢慧,马卓,李林蔓,宗明慧,郭琴,吕梦玲

烧饭人员:林兆乐


上一篇: 已是最新文章
渝ICP备17008436号-1